第60章 格局打开

何浣溪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出乎意料地豁达。

“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被其他人指使,但我很感谢你能当面提出来,这种质疑与其被隐瞒在心底,还不如当场戳爆它。”

她的表情很真挚诚恳,“你当时帮了我一个忙。”

如果当时没有人提出质疑,节目组肯定也不会主动帮她解释,为什么只是带货个毛笔,都能带出单品最高销售量。

当场戳破了,有什么事情敞开来说,还能在以后挽回一波好感度。

如果没有被戳破,没准网友就会暗地里编排出一些不好的传闻。

何浣溪只是随便想想,都知道网友会怎么编——

【震惊,史上最大的皇族出现!】

【确认了,何浣溪手里拿着逆袭剧本!】

【这档节目跟非遗机构合作,何浣溪就是两方人推出来的代言人!】

与其被人在暗地里搞事,主动在节目里说清楚,反而会更好。

公平、公正、敞亮。

她昂首挺胸地做人,不惧怕任何质疑。

当然,也不惧怕任何流言蜚语。

只是——

如果能从源头处捏死流言蜚语,那又何必要绕一大圈非要证明自己问心无愧呢?

所以,当时何浣溪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何浣溪想了想,道:“哪怕你不提出这个问题,我在之后也会主动解释毛笔为什么在销售量上会成为单品第一。”

孔莉儿有点被她带偏了,忍不住问:“为什么,你明明一开始也很不可置信。”

何浣溪的声音清脆,脸上的笑容像是微风缓缓吹拂过的青草地,温暖和煦。

“因为,我相信毛笔有这个潜力,也有这个能力能够获得单品第一。”

“我一开始不相信,是我没收到风声,感觉有些突然。”

“但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,并且为之自豪着。”

孔莉儿怔怔地看着她。

这一刻,她忽然觉得两人身上的差距有些大。

不能比啊,这要怎么比??

她还沉浸在世俗的争斗当中,何浣溪就已经特么上天了,在民族文化自豪感、文化传承中占领高地。

可能,这就是所谓的格局吧。

她知道自己永远成为不了这样的人,但并不妨碍她羡慕、崇拜这样的人。

孔莉儿低垂着眼眸,不敢看向何浣溪,迅速道:“你要小心罗晶晶,她在主播界里的名声并不好,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,永远都要争当第一。”

“听说在她的公司里,曾经有位主播和她争当一姐,后来没过多久,那位主播就爆出了陪.睡丑闻,别说当公司一姐了,公司嫌那个人败坏名声,主动和那个人解约了。”

“罗晶晶不是个好相处的,我听说她很看重她的助理小尹,当时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小尹送进了警局,罗晶晶肯定一直记着这件事。”

说完后,孔莉儿正要站起来。

忽然,她的手被何浣溪给拉住了。

何浣溪伸出了手,神情认真地说:“之前你的问题,我还没回答。”

孔莉儿怔怔地伸出了手,与何浣溪相握。

何浣溪道:“孔莉儿,我原谅你了。”

——对不起,何浣溪。

——孔莉儿,我原谅你了。

孔莉儿忽然有些热泪盈眶,眼睛感觉水润润的。

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知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,赶紧离开了饭堂。

搭上回程的车时,孔莉儿盯着手机,心脏跳得很快,很紧张地从群里主动添加[何浣溪]为好友。

待看见何浣溪迅速通过后,孔莉儿如释负重地笑了。

比起罗晶晶,她更喜欢何浣溪。

何浣溪足够真实,也足够嚣张,拥有着她没有、却很希望拥有的朝气。

孔莉儿许下一个心愿:希望以后能跟何浣溪成为朋友。

另一边,何浣溪也从饭堂离开,迅速收拾行李返回东城。

她收拾行李的时候,王雪媚还在睡觉,被她的动静吵醒了,睁开了眼睛看着她。

好一会儿,王雪媚忽然诈尸般地跳了起来,脸上堆着笑,娇滴滴地说:“浣溪,你也是要回东城吗,我们一起回去呗!”

何浣溪挑了挑眉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她问:“为什么?”

王雪媚无辜地朝她眨了眨眼睛:“没有为什么,我也要回东城,两人顺路一起回去,路上也有个伴。”

何浣溪略微侧了侧头,斜睨了她一眼,无比平静地说:

“是不是在外面安排了专门拍摄的狗仔?”

“想要拍下我跟你一同出行的友好画面,打破我跟你不和的传闻?”

“还是想要让路过的主播看见,通过他们的嘴传播说我跟你已经和好了?”

“还是你会安排一群粉丝过来,让粉丝亲眼见证我跟你关系不错?”

何浣溪小嘴一张,就说出了好几条王雪媚这么做的理由。

王雪媚脸上神色一僵,强自镇定道:“没有,你别这么想我,浣溪,我们是同学啊,同学之间应该互相扶持。”

何浣溪一针见血地说:“现在看我人气旺,你就变成我的同学了吗?不知道这位同学还记不记得,曾经在节目后台处散步我被人包.养的传闻呢?”

王雪媚笑容彻底垮掉,冷冷地说:“何浣溪,这么一件事你有必要记到现在吗?”

“这档节目现在留下来的都是专业主播,我不信你能一直都是前十名,你帮我一下,我帮你一下,这样才能走得更远!”

何浣溪轻呵了声,迎着王雪媚冷淡的目光,眼睛瞪得幼圆,比猫儿的眼神还要无辜。

“不好意思啊,大姐,我这个人心态不怎么好,就喜欢记住人的缺点一辈子。”

王雪媚气得脸色发白,低声咆哮道:“何浣溪,我才比你大几个月,你才大姐,你——”

这个时候的何浣溪,已经无比潇洒地挥一挥衣袖,迅速离开了录睡大堂。

她这个人,向来是有仇报仇。

如果能当场报,那是最好的。

但如果不能当场报,事后去报复,那就会变本加厉。

王雪媚想要和解?

何浣溪眼底划过一抹冷嘲,想也别想!

乘坐最近一班的游轮,她成功在中午时分回到家里。

母亲照样给她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好菜。

何浣溪一边吃着,一边状似不经意地问:“妈,这几天何锻跟罗慧欣有上门来吗?”

坐在家庭主位上的男人忍不住重重咳嗽了一声,瞪了何浣溪一眼。

何浣溪装作没看见,她知道她爸在不满什么。

不就是不满她直呼长辈的名字。

在夏国呆了一圈回来的人,何浣溪比谁都知道“礼数”两个字该怎么写,封建社会又是怎么靠“礼”来压迫人的。

但何浣溪依然很坚定地认为,德不配位的人,不值得她尊敬的称呼。

他们不配。

李晓雯反过来瞪了何康一眼,“瞪什么瞪,女儿好不容易录完节目回来了,直播带货多累啊,你不心疼我都心疼呢!”

何康:“……不是,老婆,你听我说——”

李晓雯继续瞪他:“给我闭嘴,吃你的饭去。”

她主动夹了一块排骨给何康,当做是堵他嘴用了。

何浣溪悄悄地给母亲比了个赞。

还是她妈有办法!

威武!!!

吃完饭后,一家人散去。

母亲主动寻她,低声说道:“你三叔三婶,最近日子过的很不好,他们两口子在家族群里不停地说自己中邪了。”

何浣溪神色微动:“中邪?”

李晓雯惆怅地叹了口气:“是啊,他们总说自己遇到了各种灵异案件,有什么亡魂在他们背后索命,要他们偿命。”

不知想到了什么,李晓雯又道:“听说他们都躲去道观里住宿了,这才没有继续被亡魂打扰,精神也恢复了一些。”

“你是没有看见过他们的近照啊,脸色非常憔悴,白的跟纸一样,黑眼圈很深。哦,你三叔现在都已经不去工地查看了,交给手下的马仔了,听人说整天在那儿念《往生经》。”

何浣溪仿佛听见什么天方夜谭的事,嗤笑了声:“他还念《往生经》?这几年做的因果报应恐怕不是区区经文能抵消得了的吧。”

李晓雯眉头微皱,叹了口气:“你爸最近很不好受,急得嘴角都冒泡了。”

何浣溪知道她爸是什么性子,非常看重亲情。

不然也不会在这种危机时刻,自己家都不一定能撑得过去,仍答应还三叔三婶投资的钱。

何浣溪无比果决道:“妈,这个口子不能开,你们别去探望三叔三婶,我们家还‘欠’他们家好几百万呢。”

“你想啊,如果你跟爸上门探望了,何锻跟罗慧欣会不会借此跟你们要这笔钱?我们家的房子还没卖,一堆工程款也即将到结账的日子了,你们哪里拿得出手这笔钱?”

她顿了顿,“别到时候房子还是被他们给拿走了,我还等着拆迁通告下来呢!”

李晓雯神色有些紧张,连连点头:“不去,反正我不去,你爸倒是想去,但被我劝住了。”

何浣溪眼眸微闪,轻轻一笑,挑起的眼尾划过一抹玩味。

“爸想去探望也不是不行,他不是不满意我对长辈的态度吗,这样,下午我替你们去探望。”

李晓雯不同意:“你三叔三婶每回见你,都恨不得瞪死你,不行!”

何浣溪笑笑地说:“妈,没事,我可不怕他们,更何况他们现在都自顾不暇了,哪有心思继续盯着我?”

“你就放心吧,何锻跟罗慧欣,我帮你们去解决,怎么样也得熬到拆迁通知过来。”

明天就是七月一号,她印象中在七月上旬就收到拆迁通知,应该是这几天的事了。

李晓雯还是有些犹豫:“你不是还要拍摄视频吗?”

何浣溪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没事,先不着急,我的水中洛神视频还没处理好,先把这支视频传上去,再去想其他。”

传承国风后我成为考古博主爆红了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