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陵州悬案

第二天中午,陵州城内出了个大新闻。

李姐坐在镖局一楼大厅的茶几旁,跟妞妞一起吃午饭。这两天妞妞感冒了,请了假。

“吃饭的时候别看电视。”

见妞妞的眼睛一直盯在屏幕上,李姐训斥道。

“妈妈,你看那里有个人——”妞妞根本不在意,抬起手指,指向正在播放的《午间新闻》屏幕中间。

“人?”

李姐狐疑地转过头,然后,她就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场惨案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

东城是陵州最老旧的居民区,与堡垒城几乎拥有同样长的历史,至今已经将近一百年了。那里房屋密集破旧,盗窃、坍塌等事件频发,巡城司决定将那里的居民整体迁移,然后在那里重建新楼。

《午间新闻》特别策划了一项直播节目,让市民真切地感受到那里的生活困境,争取舆论的拥护,好让后续工作顺利进行。

就在一切按部就班进行中的时候,画面后方一扇脏污残破的窗户里,跌跌撞撞出现了一个浑身带血的女人,吸引走了所有观众的视线。

外景记者背对镜头,还什么都不知道,此时那个女人已经很清晰地出现在了窗户的边缘。

“救命!”

她突然推开窗户,爬到阳台上声嘶力竭地大喊。

摄制组的工作人员也很慌张,竟然一时间忘了切断画面。

“有人要害我!”

“我绝对不搬迁!”

“他们用我还在上小学的孩子威胁我!”

女人崩溃地大哭。

画面到了这里,直播突然中断,电视变成了一片雪花屏。

但是现场还有许多围观群众,他们将后续视频传到了各自的社交账号中。

“怎么了!”

“说啊,怎么多人你怕什么!”

底下的人纷纷围了上来,替她声援。还有人冲上了楼梯,要闯进屋子里帮她搏斗。新闻记者也拨通了巡城司电话,最近的巡城卫马上就赶来救援。

但就在这时候,女人却越来越焦急,仿佛所有人都不能解决她的问题。

她尖叫了一声,纵身一跃,从四楼阳台跳了下去,当场身亡。

冲进去救援的人们撞开门。屋里反锁着,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,没人胁迫她说出那段话然后跳楼。

楼下的群众全程盯着阳台,屋里也没有任何不寻常的事情发生。

所有能够出入的窗口、通风管道都被巡城司摸了个遍,确实没有人从现场离开。

于是,全城舆论一齐炸开了锅。

“巡城司也太狠了,为了回收地皮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!”

那段视频下的评论,十有**都是这种回答。

巡城司紧急辟谣,并且开展调查,可他们的形象却没有半点挽回的痕迹。

“唉,我们这些老百姓哪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呢。”李姐感叹着,放下了手机。

就在这时,她的手机屏幕亮了,上面显示,收到一条来自妞妞班主任的消息。

短信通知各位家长,学校停课三天。

“嗯?”李姐正疑惑着,门口的门铃叮咚一声,响了起来。

她转头看过去,门口站着一个小男孩。

“是小宇啊!”李姐招呼道,“你是来找妞妞的吗?”

“今天不用上学!学校放假,”小宇开心地跑了进来,“我来玩!”

“怎么会突然放假啊……”李姐嘀咕着,收拾着东西,给小宇让出一个座位来。

“因为学校附近有杀人犯!”

小宇突然兴奋地喊道,一点也不害怕。

杀人犯?李姐心里突突狠跳了几下。

“她今天没去学校不知道,上午第二节课的时候,突然有人冲进学校,砍伤了好多上体育课的学生!”

听到这里,李姐两手冰凉,握紧了拳头。

太恐怖了!陵州居然发生了这种事!

为什么会接二连三发生凶案?

“妈妈,我要喝水。”妞妞突然道。

“哦。”李姐恍了恍神,站了起来,向饮水机走去。

她没有注意到,背后小宇的神色,有一瞬间变得陌生了起来,完全不像个小孩。

他伸出手,拿起桌上还亮着的手机。

一路无事。早上任逸在某个休息点醒来,还有一天的路程,就能回家了。

“大家好啊!”

任逸一边啃着手抓饼,一边调出脑海中的“天圆地方”,这两天光忙着赶路了,他要把“鬼佛”“霓裳”更新版本的事情分享出来,以表示自己这个群主能处,有事儿真帮忙。

一片虚空的黑色涌入任逸脑海,“天圆地方”浮动其中,当中的光芒缓缓闪动起来。

随着球体的转动,数十耳语像潮水般渐次涌来。

“呃,大家聊了这么多啊。”任逸尴尬。

富江:“……三天之内必须破案,大家帮忙想想思路,我真的不想被处分啊啊啊!”

任逸本想说话,突然听到富江透露了关于自己身份的关键词,他立即燃起八卦之心,掏出记录对每个成员观察结果的小本,给富江又记上一笔。

居然是个吃官粮的?没想到啊!任逸啧啧称奇。

A彩钢瓦厂李:“说说看。”

任逸集中精力,开始专注于分辨耳边那些潮水般涌来的话语内容。

富江:“我们城里昨天夜里,一连发生八起灭门惨案。”

“短时间内发生在东南西北全城各地,每一桩都是屋主亲自动手,杀死自己的妻子儿女。”

“这些家庭互相没有关联,各家成员之间关系也都没有共同之处。有的确实夫妻不和、或者债务缠身,但有的却和睦富裕,找不到一点杀人动机。”

哇,这么刺激?

任逸听得精神了,他从小就爱听鬼故事、都市悬案,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吞天:“听起来,很像是受到了辐射污染。污染初期一般是精神理智层面的病变,身体还没有产生异状。”

富江的回答听上去有些愁苦:“……应该不是。我们城自有办法排除这种情况。”

A彩钢瓦厂李:“啊,原来你是陵州人啊!你在巡城司工作?我以前去跑过业务,咱们说不定见过。”

富江:“看破不说破好吗?”

哈哈哈……

任逸听得要笑死了,什么叫社会性死亡啊?

笑着笑着,任逸的表情突然僵在了脸上。

等等,陵州?

陵州!

我不在的时候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?

偃师:“也有可能是能力者哦~这种程度的控制,我也能做到!”

富江:“我们也是这样怀疑的。但是,他是怎么进来的,拥有什么能力,目的是什么,现在完全不知道。”

“还有呢!”

“某公司职员母亲重病几个月,之前探亲把假期都用完了,母亲去世老板竟然不允许他去看一眼。”

“还说什么‘你母亲已经去世,你去了也不能改变事实,有时间不如把工作做好’。”

A彩钢瓦厂李:“这也太过分了,大厂就是不自由啊。”

富江:“然后,他一怒之下,就杀了老板。并且砍伤公司四五个同事,随后跳楼自杀。”

大家听完,都沉默了。

“一个女人因为癌症没钱治疗,竟然在全家人饭里下了药,然后打开煤气……”

“还有第二小学后巷的烧烤摊,因为常年生意不好,老板提着菜刀冲进了学校里……”

第二小学,后面的小巷,烧烤摊……

任逸的记忆逐渐勾勒出清晰地画面,他的心渐渐凉了下去。

他去那里替李姐接过妞妞,他知道,富江真的是陵州人。

真的出事了。

“这些案件,是有因果逻辑的。”富江继续道,“跟之前又有些许区别,甚至不能区分,究竟是能力者有意控制,还是消极情绪在城中蔓延的后果。这又对我们的工作造成了干扰。”

“案件还在频频出现,城里人心惶惶,一种谣言已经出现——说这是一起降临事件,巡城司已经失去了准确的判断力与防御能力,无法为百姓提供保护。”

这……

任逸心里惊慌,无意继续维持脑中的虚无空间,耳边的声音消散。

突然,任逸手机震动,三条短信跃入屏幕。

第一条是王春富。

“小逸,家里出事了,快回来!”

第二条是李姐,内容差不多。

“小逸,你父亲受了伤,赶紧回家。”

第三条是任游,内容则与之相反。

“陵州出事了,快走,千万别回来!”

他握着手机的右手瞬间垂了下去,心乱如麻。

难道,镖局也出事了?

不会吧,镖局里除了自己,个个都是拳脚功夫的高手啊,哪能就这么被人不声不响地偷袭了呢?

任逸哆嗦着,摁了好几次才摁下了通话键。

嘟、嘟——

一片忙音,任游的电话打不通。

任逸的心更是凉了半截。

真出事了?

他又拨了王春富和李姐的电话,无一例外地,全都不通。

没办法了……任逸握着方向盘,深吸一口气。

他看了一眼还在亮着的手机屏幕,甩到了一旁的副驾驶座。

“还千万别回来……你都这么说了,我能不回吗!”

任逸狠踩油门,车子嗡地一下向着茫茫荒野冲了出去。

诡异修仙:从废土走镖开始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