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:风铃

许知宪换好衣服后,就出门了。

留下来的美延也没有闲着,三下五除二,就把许知宪的厨房给收拾干净了。

说是收拾,其实并没有浪费美延多大的气力。

因为里边的厨具本身摆的就不是很乱,她只是稍微整理了下位置,就大功告成。

整理完厨房的美延突然有些口干舌燥,莫名的就想喝点温水。

她抿了抿嘴,走到房间的中央,想要拿些热水喝。遗憾的是,热水壶里根本就没有温水,甚至就连冷的饮用水都没有。

就在这时候,她好像模模糊糊的听见了敲门声。

把杯子放回原处,美延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间门旁,侧耳细细听起来。

外面安静的让人有些心悸。

美延缓缓打开了门。不出她所料,门口空空荡荡,哪有人的影子?

“果然是我听错了。”美延自言自语的说了声,轻轻的关门,拖着疲惫的身子,重新走到厨房,拿起热水器,想要烧一些热水饮用。

外边的太阳越来越大,外边的光线借着窗户跳进来,照射在她的脸上,反而更衬托出她的雕塑般的美感。一种淡雅的气质从她身上散发出来。

“叮铃铃。”她的耳边传来风铃声,她的脸上露出了微笑。淡雅的气质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变为了.....憨憨?

“好听。”美延顾不上热水器,径自走到挂在窗户外边的风铃旁边,踮起脚,轻轻的将风铃托在小手上。

看着手上的几个铃铛,美延神情又有了莫名的变化。

随后,默默的放下风铃,美延又走回热水器旁边,就想烧一些热水。

意外的是,热水壶的效率很高很高,已经在冒着热气,美延拿起来掂量了一些,又掀开盖子看了一下,确认这里面装着满满的热水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。这么快?什么牌子的热水器?”美延心里头有些疑惑,但还是拿过一个纸杯,轻轻的将热水壶里的水倒了进去。

美延倒的很慢,上面还散发出白色的热气。

等倒完了水,她端起来捧在手心里,感到炽热从手心蔓延到身体的每个角落。

稍微冷却了一会,等到杯子里的水温降下去,美延就拿着杯子一股脑的将温水喝了下去。

温水顺着食道往下流淌,直到最后到达胃部。美延点点头。

接着眸光微动,她突然出神地看着自己眼前关闭着的,许知宪的卧室门。

她心中突然一动。

进去看一眼,应该……应该没事的吧?

美延的脸上流露出了犹豫的神情,视线落在了门把上,不自觉地攥紧了手。

说起来,自从许知宪成年之后,她还一次都没有进过他的卧室,也就更不知道里面布置是如何的。

她的目光紧紧的放在卧室的门把上。

随后将手放了上去。

金属的门把手上,冰冰凉凉的感觉通过她的皮肤,传达到她的脑海里。

深呼一口气,美延慢慢的拧了下去。

“咔擦。”拧了一点点的幅度,门把就发出这点声音来,虽然声音很轻很轻,但是落在她的耳朵里,却格外的清晰。

美延的身体也下意识僵了僵,屏住了呼吸,不敢大口的喘气。

就这样保持着姿势不动,过了一会儿,美延轻咦一声,用空出的左手敲了下脑袋:“欧巴又不在家里,自己干嘛像做贼一样的?就算他还在家里,自己也完全不用这样小心翼翼的啊?”

心念已通,美延也不再犹犹豫豫,畏缩不前,而是手腕微微用力,将这扇紧闭的门给推开了。

然后她抬起脚,走入了这个阴暗的房间里。

刚走进去,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,萦绕在她鼻尖旁,久久不散去。

房间里很温暖,让她觉得很舒服。

只不过房间里的光线实在是太暗了,美延不得不在原地站了一两分钟,才勉勉强强的适应了房间里微弱无比的光线。

房间里的物件摆设也随之落入她的视线当中。

她的右边,先是一排的衣柜,再过去是两排书架,上面摆满了厚重的书籍。

紧闭着的窗帘前边的是桌子和椅子,上面还摆着一本摊开的本子,密密麻麻的写着不少字。

“这个.......是日记吗?”美延走到桌边,用手压住桌面上的日记本,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因为房间里的光线实在太暗,美延再怎么仔细看,也不能认出这个日记本上写着什么字。

“不行......不能看......这是欧巴的**。”美延努力的辨认着书上的字,脑子里却想到了什么,悚然一惊,赶紧抬起头,把视线本子上挪开。

进许知宪的房间是一回事,看他的日记又是另一回事。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。后者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了一个人最重要的**问题。就算是男女朋友之间,也需要有一定的空间与**,更别说是她了。

至少现在的她,没资格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