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五章 珍爱(第一更求月票)

从刑部衙门出来,九阿哥就又进了宫,去了护军值房。

现在还没到中午,七阿哥也在。

在这位哥哥面前,九阿哥老实许多,不敢嬉皮笑脸的,就简单说了皇孙入学之事。

七贝勒府这边不着急了,因为弘曙跟弘晖一样,都比其他堂兄小一岁,要后年才入学。

七阿哥听了,看着九阿哥一眼,道:“谢了。”

九阿哥讪笑道:“客气什么,就是正赶上了,汗阿玛打发弟弟来跑个腿,传个话儿·”

七阿哥看着九阿哥,没有接话,高深莫测。

九阿哥岔开话道:“七哥、七嫂要去红螺寺得抓紧啊,真要让王婶含饴弄孙,也要嫡出侄子才好。”

七阿哥听了,不由皱眉,看着九阿哥道:“别什么心都操!”

九阿哥看着七阿哥道:“七哥您别煳涂,别跟五哥学,被灌了**汤似的,家里那点儿事都梳理不明白……”

七阿哥不想说话,对九阿哥摆了摆手。

九阿哥轻哼了一声,也懒得再说教,就从护军值房出来。

剩下就是三阿哥那边了。

要是等三阿哥回京,那要这个月底或下涸月初了,时间太仓促。

九阿哥想了想,就吩咐孙金道:“你跑一趟吧,告诉三福晋此事。”

孙金就应了吩咐去了。

木。

三贝勒府。

三福晋精神怏怏的,晓得九阿哥打发人过来,叫人归整了一番,才传人过去。

等到听说皇孙明年入学之事,她就露出欢喜来,吩咐身边人道:“赏个上等封,难为小公公大冷天跑了一趟。”

孙金忙道:“谢三福晋赏”

三福晋已经怀胎七月,不仅身上臃肿,双下巴也出来了,道:“你们福晋最近如何?尹。”

孙金躬身道:“福晋主子都好。”

三福晋想着宜妃的宽和与齐锡夫妇的宠爱,觉得没意思起来,随口吩咐嬷嬷送客。

同样是怀孕,那边就出来个“双胎之喜”,自己这个……

三福晋觉得这胎不像小阿哥,跟怀弘晴兄弟时不同,这肚子也比那时候小一圈。

因为这个,娘家那边没少质疑。

几个兄弟媳妇当面没有说什么,可是在她额娘跟前却是阴阳怪气的,都怀疑她说谎了,非要给她扣个不孝的帽子。

三福晋恶心的不行,晓得她们是故意的。

明明是要巴结她,可是还不甘不愿的,非要贬低她一番。

可是这话从她娘家人口中出来,那外面人怎么看?

像是得了实证似的,外头人见了她眼神都古怪。

三福晋这两月心里就难受,倒是盼着肚子里的孩子能早点生出来。

她是嫡福晋,真要闹出孝期怀孕的事,不单单是不孝,还显得轻浮不稳重。

现在皇孙入上书房。

三福晋觉得神清气爽。

到时候要择伴读的,自己好几个侄儿年岁合适,这回看她们是什么嘴脸?

之前说出来的话,得让她们收回去才行。

要不然的话,她宁愿从马家选人,也不会从董鄂家选人……

木。

因为在御前被说了一回,九阿哥今天没有申初就出宫,磨蹭了一会儿,估摸到了申初二刻才出宫。

等他回到皇子府的时候,舒舒并不在上房。

小椿在,道:“跟着县主去摘菜了……”

九阿哥点点头,就出了正房,往暖房里去了。

暖房里,舒舒跟伯夫人在,后头跟着提了菜篮子的小松跟榛子。

舒舒带了口罩,遮得严实,正兴致勃勃的吩咐小松拔水萝卜。

九月底吃的还都是小萝卜缨子,现下底下的水萝卜也长好了。

每个都有巴掌长,粗的直径将近一寸,细的也有大拇指那么粗。

见九阿哥进来,舒舒指了指那水萝卜,道:“长成了,可以往宫里孝敬一茬了!”

不单单是水萝卜如此,就是小白菜也长成了大白菜,叶片已经舒展开来,有一个半巴掌大。

“白菜叶也大了,能做包饭了,今晚吃包饭。”

舒舒跟九阿哥道。

九阿哥点头,道:“摘完就出来吧,在里面时间长了出汗,再出去该着凉了……”

舒舒嘴里应着,却是亲自摘了三个小黄瓜,六个小辣椒,才从暖房里出来。

这些才开始有成熟的,今天先尝鲜。

等到晚膳摆上的时候,九阿哥就发现除了白菜叶跟包饭用的牛肉酱之外,桌子上还摆了两个小碟子,里面是切成条的黄瓜跟辣椒。

夫妻俩面前各有一碟,九阿哥那碟辣椒丝要少一半。

两人黄瓜条的数量是一样的。

九阿哥不由失笑,有时候福晋也有可爱的坚持。

总要分个公平,不是怕自己吃亏,而是担心不小心让旁人吃亏。

所以摘黄瓜辣椒都是按照三的倍数,那是还带了伯夫人的一份。

至于少了的青辣椒丝,那是因为顾及九阿哥胃的缘故。

九阿哥心里软软乎乎的,也就是遇到自己了,这样体恤人,晓得心疼她;要是换了个人,占了便宜还卖乖,那日子得过成什么样?

如果舒舒没有指给他。

他摇摇头,没有如果。

舒舒已经做好一个饭包,递给他道:“尝尝。”

九阿哥接过,咬了一口,道:“香!”

舒舒听了,脸上带了笑。

这寒冬时节,吃这样的包饭,跟夏天完全不同,更清爽更好吃。

两人可着这个吃,几道菜基本都没动,就赏了下去。

一份红烧牛排赏了兆佳格格,一份牛肚锅子赏了崔总管,一份酱焖牛肉赏了齐嬷嬷。

等到膳桌下去,九阿哥说了随扈谒陵之事。

舒舒听了,也生出担心来。

现在已经数九天气,是“一九”最后一天,十四出发,就是在“二九”里。

往返半月的话,就是“二九”连着“三九”

现在的冬天,跟几百年之后还不同。

要是按照后世的说法,现在还处于“小冰河时期”,华北地方尤其明显,冬天苦寒,春夏少雨。

可是皇子随扈是恩典。

舒舒就道:“那可要好好预备预备,爷出行的马车收拾收拾。”

九阿哥也是个不爱吃苦的。

虽说在四阿哥跟前说的高声,可是要是能享福,谁乐意苦熬?

“除了熏笼,还能怎么收拾?”

九阿哥好奇道。

舒舒想了想现在马车的规制,道:“羊毛毡里再加一层,隔热隔冷应该会好些。”

九阿哥点头道:“这个可以。”

舒舒又道:“座位下可以放熏笼,熏笼的排烟口直接在车厢下。”

这样的话,就不用担心密闭车厢不安全,熏笼也能更大些。

“这样,一辆马车,最多可以放三个熏笼。”

舒舒道。

九阿哥道:“那是暖和了,可是出了车更容易感冒吧?”

舒舒道:“去年得的貂皮,还剩了不少,正好可以给爷做个一口钟斗篷,下车的时候披上……”

九阿哥忍不住翘了嘴角,道:“那咱们做一样的,你也做一件。”

舒舒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。

现下罩衫就要宽松的了,一口钟斗篷确实更方便些。

她就点点头,道:“好!”

刚入冬的时候,她叫人预备了一些鸭绒。

原本想要给九阿哥做个袄什么的,现下看来,没有貂皮暖和。

现在这种天气,估计要零下二十度左右,还真的只有大毛衣裳最暖和。

她打算叫人做成鸭绒垫子,放在马车上。

九阿哥倒是记得职责所在,次日叫人按照舒舒的想法,简单地改装了一下他自己的马车。

加了一层羊毛毡后,是好许多。

九阿哥举一反三,加到三层。

三层羊毛毡中,夹了两层防水的油毡纸。

如此一来,不单单挡风,而且隔音也好。

坐在马车里,外头的风声都听不见了,马车轱辘压地的声音也小了不少。

九阿哥大喜,直接叫人将马车驾到营造司,让这边的匠人按照这个标准,改造圣驾出巡的各辆马车。

皇子们的马车可以直接改造,御车想要改造却是要请旨的。

九阿哥就跟营造司的笔帖式要了纸笔,简单的画了个草图,就揣着往乾清宫去了。

正好大阿哥从里头出来,九阿哥就道:“正要打发人去跟您说一声呢,你瞧瞧这个……”

说着,他将马车的草图给大阿哥看了,道:“您的马车在王府那边,打发人送到营造司,一并改了吧。”

大阿哥看了个大概,指了指车厢西侧的两个凹槽道:“这是做什么的?”

九阿哥看了一眼,道:“底下有熏笼保温,上面是放水壶跟饽饽的。”

大阿哥点头道:“不错,那我回头叫人送过去。”

九阿哥得意道:“有弟弟在,指定让大家出行也舒舒坦坦的。”

大阿哥夸道:“行,那我们等着。”

等到了御前,九阿哥也是这个说辞,道:“汗阿玛万金之躯,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也年幼,儿子就寻思着,出行还是少遭罪为好。”

康熙看了图纸,没有说什么。

马车上本就有熏笼,只是原来是一个,位置在车厢里。

现在就是多了两个,外加上马车外多两层羊毛毡。

都是小道。

还是怕吃苦罢了。

康熙很是看不上,想要敲打九阿哥两句,可是想着还有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在,这也是友爱小兄弟,就道:“嗯,就按照这个改建吧……”

我的公公叫康熙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